当前位置: 首页 > 通大要闻
青春在奋斗中闪光
记2017年度江苏“崇义友善”好青年吴翔
发布日期:2017-11-15 阅读次数: 来源单位:宣传部

4300公里,一年零七个月,24岁。

三个普通的数据,对文学院的研究生吴翔却有着不一般的意义。

天地苍茫、黄沙飞舞、西风紧洌,在祖国的最西边,吴翔用青春书写着他人生最难忘的篇章。

初心不改,志在远方

“我要去新疆!”吴翔从未如此地笃定过,那时吴翔24岁。

读书和行走,是每个文科生永远的情怀和追求,吴翔也不例外。不论是李白的“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还是苏轼的“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对吴翔都有极大的吸引力,吴翔钟情于每一个有故事的地方。大学期间,他的足迹遍布山东、浙江、安徽、四川等多个省份。“带了一本书,一支笔,便又开始了一个人的游山玩水。”这是吴翔最享受的状态。

当吴翔得知了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他翻开常年备在身边的中国地图,南通到新疆,从祖国的最东边到最西边,一掌都不止的距离。虽然天南地北,远隔千山万水,但吴翔知道——他一定要到那个地方去!

这一决定引起了包括吴翔母亲在内的家人朋友的反对,他们纷纷来电劝阻。在他们看来,新疆地远,举目无亲,无人照应不说,“正是男儿读书时”,将大好青春耗费在千里迢迢的新疆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然而,吴翔的赴疆念头没有就此打消。

吴翔的执意,并不是没有理由的。吴翔出生于江苏省淮安市的一个小村庄,家境不算富裕,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农民。吴翔在高中三年都得到唐仲英先生的资助、大学四年在学院做辅导员助理、在校报邮寄报纸、在研究中心帮老师查资料,还曾得到社会人士在学校设立的东岳奖学金以及国家励志奖学金的资助。在学校和社会的帮助下,吴翔的求学之路才走得如此顺畅,因此,他比谁都懂得感恩。

“青年人的青春梦想与中国梦是紧密相连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对青年及青年志愿者的勉励也深深影响着吴翔。最终,拗不过执著的儿子,吴翔的母亲只说了一句:“男孩子出去闯闯吧!”怀揣着满腔热血和青年理想,吴翔收拾好行囊,一路西行。

奋斗在第二故乡,人生荣光

“找了一千个理由,寻了一万种关联,都不及这一句真切,从今天起,我就是新疆人了。”

2014年7月,当吴翔抵达目的地——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简称:克州)后,他在诗中郑重地写下了这句话。

克州位于祖国的最西部,地处天山南脉的帕米尔高原,素有“帕米尔的脊梁”之称。荒凉,偏僻,人迹鲜少,这是克州给吴翔的第一印象。方踏上西部的热土,考验也接踵而至。克州气候异常干燥,常年少雨且与内地有时差,鼻内充血,嘴唇干裂不说,整夜整夜失眠更是家常便饭。“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就不应该轻言放弃。”吴翔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而与母亲的偶然一次通话,母亲说家里的麦子熟了,那一刻吴翔仿佛闻到了麦香,恍惚间发现自己来到克州不知不觉已经一年了。在慢慢地适应了克州生活以后,吴翔发现这里的酒,这里的饭,这里的人都深深吸引着他。

吴翔主要从事档案整理、援疆项目实施纪实、撰写整理各类材料等工作,在工作期间,他多次深入克州基层一线走访、调研。田间地头、农家小院、葡萄架下,到处都是吴翔和当地人交流的身影,“听他们讲新疆的变化,分享他们生活改善的喜悦。”在一次次接触中,新疆人民的真诚、朴实、热情一遍遍地感动着吴翔。

每次回到办公的大院,他总是立即写稿,迫切地想要把自己所感悟到的用笔记下来。有时即使发着高烧,口干舌燥、两眼发昏,吴翔也要连夜赶稿到凌晨四五点。诺大的办公大院,只亮着属于他的一盏灯,夜晚屋外寒风凛凛,敲击键盘的“啪啪”声陪伴着他度过漫长的夜晚。

不到新疆,不知道祖国有多大;到了新疆,才知道祖国的疆域有多美。看着飘扬在边界的五星红旗,吴翔更真切地感受到祖国的存在。用手中的笔绘尽新疆的美,做好民族团结的宣传员,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新疆,这是吴翔最大的心愿。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离家万里,在边疆行走一年零七个月,吴翔亲眼见证祖国西陲领地的柯族同胞和戍边战士们的坚守,亲身感受克州孩童们“戈壁滩就是幸福”的满足与天真。抚摸着界碑,感悟祖国跳动的脉搏,吴翔更明白自己肩上的责任与担当。

行了万里路,再读万卷书

出走一年,归来仍是少年。而再次归来,吴翔最大的收获就是自己心中有了对家国情怀的认识,对目标志向重要性的认识。

从新疆回来以后,吴翔坦言自己躁动的心久久不能安定,与静坐苦读的研究生生活格格不入。那时的他总觉得自己不再适合待在学校,反而更适合到社会中去,因此,学业上也未取得明显进步。导师多次找他谈话,劝诫他只有静下心来才能取得学业上的进步,否则三年会过的很痛苦。

知乎上有人提问:“把学费拿来念书还是环游世界,哪个更合适?”网友答到:“在没有充分的知识作为前提的情况下,即使行了万里路,也不过是邮差而已。”或许正是出于对知识的渴求,以及对学术的热忱,吴翔行了万里路,立志再读万卷书。再三思索,吴翔决定强行克服,在师长们的帮助下,他为自己拟定了目标,明确了奋斗志向。

经过半年的调整,吴翔终于战胜了自己,静坐细读的心境又回来了。现在的他,仍旧是那个才华横溢、爱听昆曲、好读书的“文院才子”。他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满满当当,每天起早贪黑,按时上下课,课余时间便在楚辞研究中心看书、学习,闲暇经常与导师互相探讨学术写作方法,为研究生毕业论文打下了坚实的理论基础。此外,吴翔也常常去图书馆借阅课外资料,储备知识,扩大知识面,做好一个储备军。

这样努力朝着自己目标不断奋进的吴翔,在《山西大学学报》《渊民学志》《东亚文献研究》等刊物上发表四篇高质量学术论文,并在不断积累中,和导师合作出版《范伯子诗学体系论略》专著一本。吴翔表示,自己会更加努力,争取成为新时代朝气蓬勃、好学上进、视野宽广、开放自信、可爱、可信、可为的青年一代。

习近平总书记曾这样描绘青年人的理想:“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吴翔的青年说可以概括成这样一句话:“既多读有字之书,也多读无字之书。让青春年华在为国家、为人民的奉献中焕发出绚丽色彩。”

27岁的吴翔,没有迷茫,没有彷徨,在奋斗和奉献中,他找到了生命的亮度。

(校报学生记者 朱袁琪 李梦隐 陈莹)

吴翔做客校青春故事报告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