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通大人物
半辈从戎半辈文——访抗战老兵、我校离休干部许胜
发布日期:2021-05-24 阅读次数:527 来源单位: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挂靠)  责任编辑:范苏

一身浅蓝色的旧军服,鲜艳的党徽别在胸前。今年已是95岁高龄的许胜,精神矍铄,身体健朗。“半辈从戎半辈文,党育恩情比海深。”这是他对自己70多年来革命、工作生涯的概括。

“我既是战争年代的幸存者,也是生活在新时代的幸福者。”许胜说,自己能做的,就是抱一颗初心,继续为人民服务,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添砖加瓦。

许胜18岁就加入了新四军,先后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4次,受嘉奖4次,各种沉甸甸的奖章仍然金光闪闪。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南通,经常下乡扫荡,给南通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那时国民党大小官员仓皇出逃,只有共产党领导老百姓在抗日。”1941年9月,许胜那时高小毕业,进入了南通县抗日民主人民政府创办的苏北试验乡村师范学校学习。

“那时是游击教学,日本鬼子下乡扫荡,我们立即分散回家。敌人走了,再集中起来学习。”许胜回忆道,有一次,他在路上迎面撞见两个日本鬼子,肩上的枪上还挂了从老百姓家里抢来的鸡,多亏同行的一位大哥指点,让他不要惊慌奔跑,才躲过一劫。

1942年,许胜进入骑岸中学简易师范科学习。那一年,日伪军扫荡,从金沙到十总,一共杀害了53名同胞,制造了“十总惨案”,这更加深了他对敌人的仇恨。

“吃菜要吃白菜心,当兵要当新四军。”许胜至今都还记着当时新四军的两句宣传语。“咱们新四军很善于做宣传工作,除了朗朗上口的宣传语,新四军文艺宣传队还有一部独幕剧《难女曲》,让我一辈子都印象深刻。”

《难女曲》的内容很简洁。一个难女和几个新四军战士在台上,难女向新四军控诉:日本鬼子的大炮,轰毁了我们的家,打死了爸爸,又拉走了妈妈;叫爸爸也不答应,叫妈妈也不闻,丢下了难女一人,到处凄惨的飘零; 新四军战士说:哭啼有什么用处,来参加新四军,打走了日本鬼子,才是难女的光荣。当时在场众人深受感染流泪,当时许胜脑子里就萌发了要参加新四军,打走日本鬼子的信念。

1944年9月1日,那年许胜18岁,主动申请进入苏中公学(原抗大九分校)学习,成为了一名光荣的新四军战士。“参军就是要打仗,打仗只许打胜仗。” 参军时,他还把原名“许日盛”改为许胜,寓意“许胜不许败”。

到苏州公学以后,许胜十分上进,很快被选为班长。“当时很多同志都以为我是共产党员,就问我怎么加入党组织。”谈及入党时,许老十分兴奋。“那时候我对共产党的认识就是肯抗战,是人民的队伍,所做的一切是为人民服务的,也不知道怎么加入。”

1945年1月,根据形势发展变化和军事需要,新四军军部要重新建立一个军事测绘室,需要从刚参军的四千多学员中选拔20名优秀的青年学员,许胜被挑选在内。当时测绘参谋鲍光良是共产党员,看许胜表现良好,有强烈的入党意愿,就主动当起许胜的入党介绍人。

“鲍参谋给我讲了许多党的知识,这让我一身受用。”许胜说,其中有句话“共产党就是一切都要起模范带头作用。”这句话他一直牢记在心,并作为表态写进了入党申请书里。“1945年9月11日这一天,我正式入党。入党之后,我更加积极,自我勉励,更加坚定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信念和为人民服务的精神,不管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都要一辈子践行。”

1946年10月,许胜由于表现突出被调至山东渤海军区工作,此后又调随华东野战军十纵队和第三野战军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成为司令随身秘书,先后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和解放上海等战役。

“那时打运动仗,我跟着队伍,身上背着行李和材料,夜以继日地跑,最远的一次是一天一夜跑了80公里才休息。”许胜回忆。作为司令员的随身秘书,最主要的工作是接电话、记录讲话内容、起草电文,以便首长及时掌握敌我情况。“首长告诉我,我所做的事关乎十几万解放军战士的生死存亡,千万不能出现差错,笔杆子就是我的武器,我无论如何都要完成上级交给我的任务。”

“战士们的鲜血不会白流,我们党领导的部队没有打不赢的仗。”朝鲜战争爆发后,三野九兵团奉命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九兵团,许胜与九兵团跨过鸭绿江,隐蔽地进入东线长津湖地区执行作战任务。令许胜格外自豪的是,他所在的九兵团,创造了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唯一全歼美军一个团的战例。

1953年,许胜从朝鲜前线奉命调回国,到大连第一海军学校学习,投身到人民海军的建设中。从1955年到1957年,许胜作为光荣的人民海军,连续三年参加了国庆节北京天安门广场的阅兵式。“迈一步 76厘米,离地20厘米,无论是步幅、步速、手臂摆动都要统一。”时至今日,提到当年的阅兵,许胜仍热血沸腾。

1979年,从部队转业回到南通后,许胜先后历任原南京工学院南通分院副院长、原南通工业专科学校和南通纺织专科学校副校长等职,于1983年离休。离休后,他一边撰写革命回忆录,一边发挥余热,走上社区、街道、学校、机关的讲台,讲述革命故事,宣传革命思想、革命精神,并先后向新四军纪念馆、志愿军纪念馆、南通博物苑等捐献了珍藏的革命文物和资料。

每次接到宣讲邀请,许胜都会做足功课,将自己耳闻目睹日军的残暴行径、如何接受地下党对革命道理的宣传、向党靠拢的信念如何变得坚定等内容打印成册,发给同学们。他常常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小时,家人心疼不已:“一把年纪了,不享享清福,非给自己找罪受! ”许胜笑着说:“在有生之年发挥余热,把爱国主义的种子播撒在孩子们的心田,是我最大的心愿,只要能把课讲好,再苦再累也值得!”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牵动着许老的心,他向学校离退休党工委捐款5000元,为抗击疫情尽一份力。对于捐款,许胜的心愿就像他为抗疫所作的诗中所说——“党员模范在抗疫必功成”。

作为“笔杆子”,许老常以诗词语句抒怀。不久前,他还撰写了一首《沁园春·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

往日神州,国弱民穷,雨打风摇。叹列强侵略,山河破碎;城乡衰落,经济萧条。广大黎民,水深火热,切盼谁来救苦难?共产党,誓开天辟地,志壮情豪!

红旗万里飘扬,喜我党群贤胜舜尧。颂“三山”推倒,外敌赶跑;蒋邦覆灭,“纸虎”溃逃。领导核心,中流砥柱,华夏声威日益高。中华号,正肩负重任,奔向新标。

“活到老,学到老,奉献到老,我对党和人民始终怀有一颗感恩的心,我还会继续发挥余热,向下一代宣传革命精神,传播正能量,继续为人民服务!”虽是耄耋之年,但许胜的心声仍然那么的朴素、有力。

(校报记者 范苏)

95岁高龄的许胜笔耕不辍。



    打印本页 关闭